首頁

〈回部落囉!〉
字級:




電子書:回部落囉!

回部落囉!

發現自己一寸一寸地消失,

在都市當國小老師的Bihau1 就決定要回部落了。

這一天清晨,Bihau接到部落的電話

伊伊呀呀地他,不再發出Yaya1聽懂的聲音

Bihau的喉嚨就像撒了謊的狗1

消失在安靜的都市清晨啦!

他只好讓淚水的聲音流進聽筒

彷彿電話一端是接受告解的神父。

族人問他回來幹什麼?

Bihau病厭厭地發聲:「治喉嚨痛。」

但沒人聽懂他的阿美里嘎話1

發現自己正一寸一寸地消失囉!

我們在都市歌唱的Giwas1決定要辭別都市了。

這一天午夜,Giwas扭亮室內的日光燈

慘白的膚色掩住了黧黑的臉蛋

我們健康的Giwas就像奔下山的孩子 1

一張屬於泰雅的臉一寸一寸地消失

在空空茫茫的都市夜色中

Giwas再也看不見自己的臉了

族人問他回來做什麼?

Giwas用黑色的手蓋住白色的臉的說:

「找回一張臉。」

在部落,誰在意你的臉是圓是方!

發現自己一寸一寸地消失

在都市叢林遊走鷹架的Wadang1決定要重返部落了

這一天,啊!沒有一片雲膽敢遮蔽太陽的日正當中

我們矯健的Wadang在摩天大樓的窗玻璃上

終於看見一隻迷惘在都市裡的無尾猴子

牠左右搖擺,彷彿困在巨大的機陷裡

什麼時候,部落裡的獵人變成走獸啦!

族人問他回來做什麼?

Wadang揮舞跳動的肌肉興奮地說:

「上山打獵啊!」

打獵有什麼用,族人不屑地說:

「獵物都懂得舉起野生動物保育法的公文了!」

發現自己一寸一寸地自城市消失

我們麥當勞領班的Hajuong1就決定要告別城市囉!

這一天下班前,所有疲倦的蟲子都回來了

我們的Hajuong接到翻越幾座山脊的信箋

Yava1耕種三十幾年的果園(這塊地,絕絕對對

是Yudas 1 用一生的努力掙來的)一夜之間

就像日本人的太陽旗幟突然插滿了部落

一瞬之間(正確地說,是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日的公文日號)

曾經送他讀國中唸高中的果園已經被徵收為國有地

我們的Hajuong從資本帝國營造著亮麗磁磚的反影中

終於,終於看見一個消失國籍的可憐傢伙!

麥當勞薪水不是很高嗎,族人問他回來做什麼?

「仔細地看部落還在不在?」

眼睛沒有瞎掉而說這種話,族人說:

「這傢伙被城市整瘋了!可憐啊!」

像疲倦而遍體鱗傷的鮭魚,我們的族人

啊!都市的族人統統要回部落囉!

他們一同突破洶湧的海洋

閃避暗礁與鯊魚的突擊

直抵初生的溪流。

沒有人知道他們將找回什麼

我們只是高興流浪的族人終於回家囉!

流浪的族人終於回家囉!

(原載1996年1月《中外文學》284期)

瓦歷斯.諾幹 作註

收錄於《伊能再踏查》,頁144-149。

瓦歷斯‧諾幹授權使用



  1. 泰雅族男性人名,漢譯:畢號。
  2. 泰雅族「母親」的稱呼。
  3. 「撒謊的狗」,泰雅族神話傳說中,狗原來是會說話的,但因為喜歡對族人撒謊,族人便割其喉嚨,使其不能說話,只能吠叫狗的語言。
  4. 指族人聽不懂的外來語。
  5. 泰雅族女性人名,漢譯:吉娃斯。
  6. 「奔下山的孩子」,泰雅族傳說中,平埔族是下山尋找新耕地的族人,在分人數時,因取巧欺騙留居山上的族人,日後便成為卜吉凶時族人出草的對象。
  7. 泰雅族男性人名,漢譯:瓦旦。
  8. 泰雅族男性人名,漢譯:哈勇。
  9. 泰雅族「父親」的稱呼。
  10. 泰雅族「祖父」的稱呼。

連結:http://www.youblisher.com/p/1514393-%E5%9B%9E%E9%83%A8%E8%90%BD%E5%9B%89